总站 [城市分站]

猪真的站在了风口上,猪肉价格飞飞起来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科学地养猪
乌鸦小编 发表于:2019-9-9 20:30:56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
阅读数:182

创业找资源就上乌鸦部落,点击右上角微信图标扫码登陆,添加微信kefumiao0090可进群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推荐理由:最近最热的民生话题非猪肉价格莫属,8 月下旬,在北京的菜市场里,不同部位的猪肉价格已经飙到了每千克 40 到 65 元不等。创业大佬一语成谶, 猪真的站在了风口之上,猪肉价格飞涨了起来。这篇文章的讲述人兰嵩,可能是名副其实地跟猪一起站在了风口上,他几年前开始创业,他的项目就是如何科学养猪。

猪真的站在了风口上,猪肉价格飞飞起来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科学地养猪

猪真的站在了风口上,猪肉价格飞飞起来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科学地养猪
本文来自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讲述人:兰嵩

项目背景: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猪肉生产和消费国,与猪相关的整个市场规模大概有 3 万亿人民币,直接相关产业市值约 1.4 万亿,这个庞大数字甚至是智能手机市场的两到三倍。每年,在中国大概有 7 亿头小猪出生,而各地平均下来,每人每年要吃掉半头猪。

01

我 18 岁时去了新加坡,在南洋理工大学从本科读到了博士,专业是集成电路设计。

2013 年的时候,我正在读博,实验室里有一个师兄是连续创业者,他在读博士的时候就已经做了两三家公司了,每天跟我吹牛,说创业可以赚很多钱。我们整天一起聊天,就想着也许可以一起做一个项目。

后来正好一个芯片公司举办了一个创业大赛,他的要求是做一个物联网的设备,放到婴儿身上来检测人的生理指标。我们在网上查资料,发现市面上已经有了类似的产品。

2013 年,物联网还没有现在这么火,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深入的领域,就在想怎么能把这个技术植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因为我父亲是做饲料期货的,算是畜牧行业,我当时就想能不能把这么一个智能设备安在猪的身上呢?我回四川问了一下我的父亲和大伯,他们都是在这么行业里干了大半辈子的人,我想知道如果把一个物联网的设备放在猪的身上会不会有价值。

我小时候去过农村,那些养猪的散户普遍都是在用一种非常接地气的方式在养猪,猪一般都生活在厕所旁边。于是在你上厕所的时候,会面对非常具有冲击力的画面,上到一半一回头,旁边就是两只猪在看着你。

那段时间,我们做了大量的调研,发现我们国家的畜牧业仍然处在一个非常传统的模式中,其实很缺乏信息化的技术手段来管理生猪。

02

于是我们就在想,如果我们给猪做一个物联网的设备,我们应该监测猪的什么呢?

我们跟很多大型养殖集团讨论后,他们非常需要一个设备可以 24 小时不间断地监控猪的体温,这就成了我们最初的创业契机,就是做一个猪可穿戴的温度传感器。

我们当时通过学校的帮助,做了最初的一个产品雏形,是一个有香烟盒那么大的电路板,当时只实现了测温和发射的基本功能,现在想想其实挺不靠谱的——那么大个儿的一个东西,我们说想要装到猪的身上,猪应该是不干的。

后来学校把我们对接到了一个风险投资机构,这个机构特别有意思,他的创始人是个犹太人。我们当时去见他的时候特别紧张,因为犹太人是不吃猪肉的,然而我们还是要聊一个跟养猪相关的话题。

但是很幸运的是,他对我们的想法很感兴趣。

于是在 2014 年,我们第一次融到了几百万的资金,正式走上了创业之路。

我们在新加坡做完前期的统计学模型和基本的硬件编程、结构设计之后,被迫离开了新加坡一段时间——新加坡这个国家很神奇,它基本是没有畜牧业的,翻遍一整个国家我们都找不到一只活着的猪。

03

为了进一步研究这种智能可穿戴设备的可行性,我们去了位于雅安的四川农业大学,在那儿的猪厂里开始了整天和猪相伴的动物实验。

那是我第一次正经八百地跟猪进行亲密接触。我才发现,猪原来这么大!而且猪也挺凶的,看起来脾气始终不太好。

在两个研究生的帮助下,我们开始给猪做手术来植入芯片。在手术室里,把五花大绑的猪抬到手术台上,给猪盖上一层布,然后无影灯「啪」地打开照在猪的身上,他们用刀把猪的表皮切开,植入芯片之后再给猪缝上,把猪推出去。

有的猪第一次去的时候还不知道是去干什么,还挺开心的。但是等第二次需要手术把芯片取出来的时候,猪就决定死也不要上那辆车了。

那个猪厂里大概有几百头猪,有负责生小猪的母猪,也有生产猪肉的肉猪。母猪生活在一个大概只能容纳她自己的围栏里,猪不能到处走动,也几乎无法转身。

猪厂甚至省去了让母猪与公猪进行交配的过程,由饲养员为它们进行人工受精。在工业化的管理制度中,它们可能终其一生都要待在那个两米长一米宽的围栏里,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生小猪。

所以猪真的是很惨的,大家要珍惜吃的猪肉。

我们每天都要到猪厂里去,刚去的时候特别不习惯,因为当时我们去的那个猪厂只是学校的一个试验场,没有很专业的通风系统,所以里面特别臭,每天出来从头发到脚都是一股猪的味道。

但是猪的脏并不是它的本意,更多的是环境导致它们变得很脏,跟多数人想象的不同,猪其实是一种非常爱干净的动物。我们之前做动物实验的时候,自己养了几头猪,我们发现猪在排泄的时候一定会选择在一个远离自己吃饭和睡觉的地方。

04

2014 年到 2015 年,我们往返于新加坡实验室和四川猪厂之间,主要为了研究产品的可行性。我们希望做一个智能温度计安在猪身上,对猪的体温实时监控,最终通过核心体温来监控猪的排卵期和身体状况。

确定这个产品思路可行之后,我们在 2015 年底离开了一只猪都没有的新加坡,回国拥抱广阔的养猪市场,和大型养猪集团合作,开始尝试产品化和商业化。

如果是做针对人的可穿戴设备,测试阶段就相对比较容易,自己戴一下,同事戴一下,身边朋友戴一下。但是针对猪的不一样,这个东西好不好用是猪说了算,所以技术人员必须长期在猪厂里进行多维度的测试。

因为猪厂里环境非常复杂,大量的钢结构会对无线信号产生影响,导致传输效率大大降低。另外,猪本身是一种含水量非常高的动物,它的身体也会吸收无线波。

有一点无线电背景的人都知道,天线的体积越大,接受和发射的效率就越高,但是这样一个设备戴在猪的身上,不太可能真的支两个天线在它们的耳朵上,所以就需要把这个东西做的非常小的同时,优化传输功能。

猪真的站在了风口上,猪肉价格飞飞起来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科学地养猪

猪真的站在了风口上,猪肉价格飞飞起来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科学地养猪

05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生猪养殖国家,但生猪产业却一直面临着产业效率低、疫病风险高的问题。

在大型养猪厂里,面对成千上万只猪,你很难做到时时刻刻关爱每一头猪。

猪不会说话,他们的身体状况全反应在体温上,是否生病、是否在排卵,都要通过体温来体现。

过去的养猪场里,最大的工作量就是给猪量体温,传统的方式是测量猪直肠的体温,具体操作流程就是把温度计简单粗暴地插进猪的肛门里。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这对于猪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伤害,但凡带自己家猫狗去过宠物医院的人就会知道,给小动物爆菊会面临如何惊天动地的场景,而在猪身上你会目睹放大几十倍的惨烈效果。

没有猪厂能做到每天给厂里的每一头猪爆菊量体温,他们通常是观察到了猪的饭量异常之后,才对猪进行一些诊疗手段,这就导致了人对猪的身体状况了解很滞后,很可能因此错过紧急免疫期。

这会是一场连锁反应。从 2005 年开始,疫病始终是中国猪肉价格大幅波动的重要原因,这几亿头猪的体温,确实会影响到你吃一顿红烧肉的具体花销。

而除此之外,科技设备在保障猪肉安全方面也起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
无需安装,微信扫码体验乌鸦部落移动端

关闭

乌鸦部落